篮球即时比分-篮球比分直播

不到长城非好汉,不会爬山非硬汉

原标题:不到长城非好汉,不会爬山非硬汉

“爬山吗?顺便给你拍张照片。”

秦昊做演员这么多年,让他真正出圈,被“玩儿”起来的,竟是《隐秘的角落》里的一场戏。

这山爬了半个多月,还没爬出热搜。

这一部剧也火了张颂文。他入行20年,也是在第19年的时候,靠一个反派被大家知道: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里面,那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斯文败类。

果然到了0202,正能量的主角索然无味,甜美的女团不够吸睛。危机四伏的反派才够刺激,兴风作浪的姐姐正中high点。

反派最为考验一个演员的塑造能力,而能成功饰演反派,还需要有能演反派的天赋,以及勇气。很少有小鲜肉愿意演反派的,不是因为没有天赋,而是因为没有勇气。你看这几年因为争议角色大红大紫的,大部分都是“老腊肉”。

偏偏有一个小鲜肉并不这样想,他靠着一个又一个的“坏人”,逐渐出圈。

主持人李静这样形容:“说到人狠话不多,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欧豪。”

1

凡是能演坏人的,眼神里都得有些距离感。那种不可预知的情绪,才会让对手不知道危险何时才会降临,自己啥时候会被推下山底。

欧豪诠释了关于“狠”的不同侧面。《少年》里的狠来自复仇的欲望,《悟空传》里面的狠来自于独守旧爱关闭自我,《铤而走险》直接演了个又狠又坏的绑匪。

当他一路靠着狠劲厮杀出一条自己的演艺道路之后,他却放下了“狠”,跑去《民初奇人传》里演了一个救国救民的书生。

展开全文

同样都是少年,当这个留洋归来的华民初,穿着白色衬衫,一副愣头青的装扮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你还是很容易的和《左耳》里那个在操场上奔跑的少年区别开的。

华民初的少年感是充满机灵与幽默的。

比如眼珠子转得越快,小心思就动得越多。

一场在警察局被押的戏,华民初一席演讲分析南北方局势,台词冗长,但欧豪靠抖腿、疯狂转眼珠、拿着墨镜指來指去,最后戴着墨镜走出警察局一瘸一拐的样子,短短两分钟,全是细节,也全是幽默感。

再比如表情越狠,内心越虚。

作为“脑力男”,华民初这一角色有不少谈判戏码,大部分时间都是一本正经,偶尔也需要胡说八道。有场划分势力地盘的谈判,他靠胡说八道赢得胜利,而笑点就在于他全程表情够狠,语气够认真。

虽然是小荧幕作品,但欧豪的表演方式还是大银幕的细腻,喜剧设计也都是小眼神配合小动作,细节决定笑果。

最经典的一幕,就是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里的那场屋顶戏,平平无奇的一场交待用的串场,欧豪站在屋顶告诉乡亲们捐出自己不需要的东西。他的表演设计是,展现出快要喊断气的力竭感,笑点一下出来了。

欧豪的眼神就是他表演的最好工具,把眼神藏起来就变成一股狠劲,杀伐决断甚至冷血无情;把眼神露出来就是狡黠,可以热血拼搏,也可以是纯真少年。

2

和谭松韵的CP感,也是这部剧带来的新意。

第一集谭松韵饰演的希水,夜闯欧豪饰演的“华民初”卧室的那场戏非常难演,因为希水的性格过于活泼,且中间还有一处“刺客秒变迷妹”的反转,欧豪的处理是把表演留给对手,自己充当绿叶,这样不会显得一场戏两个演员都过于活泼而令观众出戏,也奠定了两人互动的气质。

欧豪会演CP,是因为懂得为了配合对方,让出聚光灯中心的位置。

他很会把控和对手演员表演时,整体气氛的拿捏,不会让一场对手戏的整体情绪过于热烈,也不会过于低沉,他可以是那个很好的平衡器。

谭松韵的角色活泼又爱惹事儿,所以欧豪与谭松韵的对手戏,开心的部分都是谭主导,第三集欧豪带谭松韵逛天桥,公司简介谭到处招惹路人,欧豪处处控场,欧豪只是简单配合,并没有强调。但到了深情的部分,因为谭的角色在爱情里是个小女孩,所以欧豪的主动和深情又会多一些。

其实无论是谭松韵,还是《烈火英雄》里他和杨紫,欧豪都能顺应对方的表演方式,找到彼此切合的表演默契。甚至在《我和我的祖国》里,他和黄渤也都有CP感,每当黄渤认真制造升旗设备时,欧豪都在一旁眨巴着大眼睛,认真忠诚地望着黄渤。

前段时间演员奚美娟提到的《演员十诫》里,谈到对手演员的部分是这样说的“要懂得舞台上是因为他的存在,才证实了你的真实。”欧豪敢于给予对方足够的存在,所以对方回馈了他足够的默契。

CP不是炒出来的,而是从默契中流露出来的。

3

欧豪的幽默与CP感是《民初奇人传》的七分新,而热血硬汉的狠劲则是那三分旧。

第四集,他和章三爷赌枪,看着他把上了膛的手枪,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,按下扳机的那一刻,眼神里透出的狠,是那么地熟悉。

导演郭子健形容欧豪:“在反叛和酷当中还有一丝柔情”。反叛的基因的确展现在欧豪的出道之路上。

2013年参加《快乐男声》的时候,满屏都是“奶嫩”的小男生,只有欧豪穿着跨栏背心,唱着“帅痞”的歌曲,露出结实的胳膊。

2015年,他在《左耳》里的那个叛逆少年,剃着寸头,动不动就拳脚相加。有网友总结欧豪一共脱了四次衣服,每露两次肉就有一个女生喜欢上他。那个时期满屏充斥的小鲜肉会化好看的妆,但欧豪并不愿意这样做。

欧豪的硬汉之路,不单靠的是身材,雄性荷尔蒙,而是靠设计与塑造。

欧豪很懂得设计属于自己的戏剧高潮。

为了试镜《铤而走险》里那个亡命绑匪,在见导演前,自己就把头剃成圆寸,为了在视觉上抓住导演。有一场戏要展现反派的柔情时刻,为了安慰被他绑架的小女孩,他递出自己平时玩的魔方。欧豪的处理方法非常巧妙,没有蹲下来温柔地递给小孩,反而是高高在上,硬硬地伸出手,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没有跳脱出反派的形象框架,又恰好的展示了反派的人性。

《民初奇人传》里面也能看到这样的设计,面对“初恋妹妹”希水和“青梅竹马姐姐”钟瑶,欧豪给出了非常好的关系拿捏。

第二集有三个人一起吃早餐的戏份,欧豪虽然台词很少,但动作里都是设计:“初恋妹妹”说起两人关系时,欧豪会带着试探的眼神看着“姐姐”,“姐姐”问讯“妹妹”的时候,他也会充满讨好感地看着妹妹。

前面的喜剧感,才会使得后面的悲剧高潮更加强烈:当歹徒同时扼住了姐姐和妹妹的命门时,身负重伤的欧豪面临二选一的艰难。华民初这个角色的性格魅力也就出来了——表面看上去玩世不恭的他,其实一直坚定地爱着希水,无论从行动还是态度,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维护着忠贞,而在这一刻他的忠贞也得到了考验。

你可以在这整场戏里,看到欧豪对于眼神的运用可以说百转千回。他的眼神不断在两个女人间游移,一面是心疼一面是悲伤。而他把刀插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一刻,眼神逐渐从愤怒变成坚毅。这几处眼神配合肢体表演,上升了整场戏的张力。

他原本想拥有梁祝式的殉情,所以决定把活命的机会留给姐姐,报答一起成长的恩情,然后靠自己的力量解救希水,大不了一起殉情。谁料希水不想让他为难,以自刎的方式,变成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结局。

因为前面的铺垫,他的爆发式表演才会更有戏剧张力。

回过头再看《左耳》,你会发现欧豪也算是天赋型的演员,早前的几部作品也都是靠天赋在撑演技。但他也很快意识到天赋只能靠三分的道理,尔后越来越能看到他对角色塑造的设计与用心。

眼神是他塑造角色的法宝,当他眼里有戏的时候,他在戏里就有了光。